回忆六十年前,浴血抗战异国沙场战日寇 放眼今日现实,建设祖国繁荣富强开胸怀
2005/08/25

  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前夕,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市老华侨抗日战争远征军老战士朱剑南先生致信我关,内容如下:

  回忆六十年前,浴血抗战异国沙场战日寇

  放眼今日现实,建设祖国繁荣富强开胸怀

  今年“8·15”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是我这个年已86岁的老华侨最为兴奋而感动的日子,因为祖国大使馆正于这天派两位领事来塔拉兹市看望华侨。他们对我慰问有加,并亲切询问了我当年作为远征均青年战士军官随军出国参加保卫印度、缅甸的战斗经历。令我无比感动的是,祖国还没有忘记我这个旅居海外40多年、曾参加抗日战争的老战士、老军人。

  我是湖北武汉人,少年时代随父在南京读书。1938年加入国民党军交通兵第二团战车营,参加了1938年“8·13”淞沪保卫战,在击沉日寇大型军舰“出云号”的战斗中,我亲手驾驶坦克在虬江码头和汇山码头向舰上逃上岸的日本兽军开火,和我的战友们一道打死打伤许多敌人。上海沦陷后,部队南下转战两广,我参加了杜聿明将军只会的广西昆仑关大血战。作为当时中国唯一的机械化部队,在击溃日寇板垣师团的血战中立下赫赫战功。战役结束后,我被保送到西安的陆军军官学校(前身是黄埔军校)第七分校学习。1942年我在重庆乘坐陈纳德将军只会的飞虎队战机达到云南呈贡,转乘美国大型运输机经过著名的驼峰航线飞到印度东部那莫加-中国远征军在印度的训练基地。我接受了美国军官的训练,并受命保卫印度东部边境,抵御日军入侵。1943年春,部队从印度攻入缅甸,我参加了著名的密支那大血战。中国军队和日本第18师团“森林师团”血战一个多星期,彻底消灭了日军第18师团,扫清了缅甸战场上的日军主力。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我作为远征军少尉军官回国。在抗日战争中,战斗之惨烈,中国军人作战之英勇,坦克隆隆之声,枪炮交击之火网,至今回想起来仍惊心动魄,历历如在眼前。多少战友-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英勇地现出了年轻的生命。我能活到今天,目睹祖国的日益强大,不再受外地欺凌,真是人生之大幸。

  抗战胜利后,我当时所在的汽车第20团于1946年奉命赴新疆,包围边疆。我是第20团的排长,带领16辆十轮大卡车开导乌鲁木齐。1949年陶峙将军率领新疆国民党部队其一。起义后我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后勤运输部当汽车团的排长。1951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5年我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尉军衔,我的妻子魏秀珍是军区俄文翻译,被授予少尉军衔。1959年我随苏籍妻子移民前苏联,在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市成为一名公共汽车司机,知道1979年退休。40年来,我始终没有改变中国国籍,现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第G07825503号护照。

  我现在已至耄耋之年,去日无多。当年我浴血奋战在疆场是为了祖国的独立和完整,是为了中华民族的永远昌盛,而今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祖国强大了,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在生命暮年在祖国光辉的照耀之下,感到无比兴奋,死亦瞑目。

  不忘民族恨,牢记血泪仇。我写下这段参加抗日战争的亲身经历以示后人。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